新闻动态

木工吸尘器分享好文之木匠盗木

木工吸尘器分享好文之木匠盗木

小木匠贪便宜,变着法子偷主人家的木料,可每次都有奇怪的事情发生……

古时候,有个老木匠,手艺奇好,人们都称他为鲁班再世。他死后,人们为了纪念他,特地修了一座小庙,里面供奉了他的木身,逢年过节都要去上一炷香。老木匠的儿子小木匠子承父业,学得了一手好手艺,只是有个缺点,爱占小便宜。

前些日子,田员外把小木匠请上府去,要他做套家具。小木匠跟着田员外去看木料,那可都是紫香檀啊,这下小木匠眼馋了,他打定主意要偷上一截。可要占这便宜,还真不容易。因为木匠行有个规矩,被人请到家去做木工,只能帶家什去,带家什走,甭管是做好的家具还是剩下的木材,包括各种下脚料,甚至是刨花和锯末,都得归主家,木匠不能带走分毫。

不过,这可难不倒小木匠。他对田家仔细观察了一番,发现东墙边有个投放猪食的洞,顿时有了主意。原来,田员外家养了几头猪,在墙外边垒了猪圈,下人喂猪时图方便,就在墙上凿了一个洞,把猪食槽子伸出去一半,这样,在院内倒上猪食,墙外的猪就能吃到。

小木匠就打上了这个洞的主意。他在做活儿的时候,精打细算,省出了一小截木料,然后在洞口旁边挖了一个坑,把那截木料偷偷埋进去。

待到给田员外家做完家具,结完账,小木匠就回家了。等到半夜时,他悄悄溜到田员外家的猪圈旁,跳进猪圈,拉出猪食槽子,从洞口挖出那截木料,再把坑填上,把猪食槽子往回一放,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啊。他抱着那截紫香檀,高高兴兴地往回走。

正走着,小木匠忽然听到一声断喝:“站住!”他吓了一大跳,只见前面闪出一个人来,奇怪的是,这人是个瘸子,缺了半条小腿。他顿时不怕了,生气地问道:“大半夜的,你跑出来吓什么人?”

那人气呼呼地说:“要不是你偷走我一截腿,我才懒得出来找你呢。儿子,咱不能坏了木匠行的规矩,快把木头还回去吧。再说,你不还回去,我这条腿就残了。”

小木匠借着月光仔细一看,面前这人跟自己还真有几分像,正是庙里老爹的木身。他不解地问:“我偷了一截木料,怎么就是偷你的腿了?”老木匠这才告诉他,这香火不是那么好受的,得符合规矩:一个是他的手艺出类拔萃,另一个就是他的子孙也不能出岔子。不然,小木匠每偷一截木头,就等于偷走他木身上的一截。

小木匠仍是半信半疑:“行,我这就给送回去。”老木匠这才一瘸一拐地回庙里去了。小木匠磨蹭到天亮,也没把木头还回田员外家,他寻了个地方把木头藏起来,然后来到庙里察看,果然看到老木匠的木身上缺了一条小腿。他灵机一动,跑到河滩上,挖了一块胶泥,给老木匠的木身接上,然后得意地离开了。

接着,小木匠取出了那截木料,回到家动手做了一个梳妆盒。

当晚,小木匠正睡得迷迷糊糊,忽然听到院里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。他连忙爬起身来,出门一看,却见老木匠正在拆他的梳妆盒呢。他生气地质问道:“你要干吗?”老木匠狠狠地瞪了他一眼:“你说我要干吗?我要寻回我的腿!”小木匠振振有词地说:“我给你塑好泥腿了。反正你坐在那里不动,什么样的腿又有什么关系?”

老木匠正色道:“我不光是要我的腿,还要告诉你,你再敢偷木头,我都会拿走,你偷了也没用!”他很快就把梳妆盒拆了,手里拿着那些木板木条,再把刨花和锯末都给寻来,统统放在手里一捏,又成了一截木头了,然后说,“我还给田员外去。”说完,他就一瘸一拐地走了。小木匠气得干瞪眼,却毫无办法。

半个月后,小木匠又受邀给孙员外打套家具。他赶到孙员外的府上,孙员外带他去看了木料,这一看,他又两眼放光,那可全都是金丝楠木啊,小木匠又动了占小便宜的心思。可他知道,老木匠背后盯着他呢。他要是偷了木头,老木匠还会给他拿回去,到头来又是白忙乎一场啊。小木匠眼珠一转,又有了主意。

小木匠把每样家具的腿都做薄了一丁点,外人根本看不出来,他用剩下的木料,做了一对雕花脚榻。等到全套家具做完,他就对孙员外说:“我做工的手艺好,给你省下了点木料,我看你这套家具还缺一对脚榻,就自作主张给你做出来了。”孙员外越看越喜欢,于是多给了小木匠十两银子。

结完了账,小木匠揣着银子往家走,谁知没走多远,就被老木匠拦住了。老木匠生气地问:“你还是我儿子吗?怎么能干出这么缺德的事来?”小木匠上上下下打量着他,见老木匠没缺啥,就笑嘻嘻地说道:“你受你的香火,我发我的财,咱俩谁都不碍谁的事儿,这不是挺好吗?”

老木匠气得要死:“咋不碍我的事儿?你偷的木头,就是从我身上偷走的!”说着,他一撩衣裳,又一脱裤子,小木匠这才发现,老木匠的身子中段没有了,刚才是有衣裳遮挡着,他才没有看到。小木匠忙辩白道:“爹,这可不怪我呀。孙员外家的木头,我节省着用,用多余的木头给他家做了家具,他多给我点儿赏银,这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偷吧?”

老木匠恨铁不成钢地说:“你要是按规矩做,那当然不算偷。可你把每条腿都做细做短了,再用省出来的木料做了家具换钱,这就是偷!把银子还给他,让你爹留个囫囵身子吧。”

小木匠不肯给,老木匠竟伸手来抢。小木匠突然“咕咚”一声跪倒在地,大声说道:“爹,你这么逼我,不如让我死了吧,我到那边去陪你!”说着,他作势朝一棵树上撞去。老木匠忙拦住了他,痛苦地摇了摇头说:“没教育好儿子,我就不该受这香火,不该受啊!”说完,他就晃晃悠悠地走了。

打那以后,老木匠果然没再来找小木匠的麻烦。小木匠正暗自得意,忽然听到乡亲们传言,说那庙里的老木匠闹起了邪,衣裳不见了,中间的身子也不见了。小木匠大吃一惊,赶忙到小庙里去看,果然看到老木匠木身上的衣裳已不翼而飞,中间一段也不见了,只留下两条半截的腿,还有半个胸膛托着脑袋,说不出的诡异。

小木匠忙跑到镇上,给老木匠裁了一身新衣裳,又从河滩上运回了半车胶泥,给老木匠的木身塑完整,最后给他穿上新衣裳。谁知,新衣裳刚穿好,却听“哗啦”一声,那些胶泥都掉落下来,衣裳也碎了,掉了下来,老木匠又变成了那个诡异模样。

小庙里的古怪,吸引了不少人来看热闹。

有人就悄悄议论上了:“哎,你说老木匠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?”另一个胡乱猜测道:“莫非老木匠是想告诉大家,小木匠不是他的亲生儿子?”旁边的人忙着附和:“有道理啊。”

小木匠一听,吓了一大跳,这话可越传越不好听啊。他再也不敢耽搁,马上跑到孙员外家,承认了自己的错误,把十两银子还给了孙员外。接着,他又跑到集市上,买回了一截木头,雕成了老木匠中段的样子,再跑回小庙,给老木匠安上,并穿上了衣裳。

说来也怪,那木头中段竟安安稳稳地粘在老木匠身上了,那衣裳也没再掉。老木匠的脸上,似乎也有了点笑模样。打那以后,小木匠开始老老实实地干活,再也没动过占便宜的念头。

返回
技术部姜工
技术部李工
客服秦小姐
客服孙小姐
客服苏小姐
广东11选5 天霁彩票平台 金泰彩票平台 好易彩票平台 恒图彩票平台 亿万彩票平台 广东11选5 永升彩票平台 助赢彩票平台 广东11选5